长留

『君应有语,渺万里层云;千山暮雪,只影向谁去?』

『愿来日直向人心挽狂澜。』

看完整本活受罪,最触动的竟是这样两个场景,只觉他淡漠面孔下不自禁流出的点滴不舍和眷恋,抵过与那人缠绵时看似销魂千百倍的温柔。

他像一个很长很温柔、能让一个人——也只有一个人——沉在里边以泪以笑酣眠不醒一辈子的梦。

可他自己的梦却像一个过分残酷的噩魇,摧折的岁月经年难醒,温暖的光阴却似微缈云烟,弹指飘远。

东风袅袅泛崇光,

香雾空蒙月转廊。

——东坡居士《海棠》

朝斗坛前山月幽,

师雄有梦生清愁。 

何时杖尔看南雪,

我与梅花两白头。

——查辛香《清稗类钞》

闽国扬帆去,蟾蜍亏复圆。

秋风生渭水,落叶满长安。

此地聚会夕,当时雷雨寒。

兰桡殊未返,消息海云端。

——贾岛《忆江上吴处士》

“天下未灭,汝亦属吾。”

“檀香未灭,我亦未去。”

——他说:你一世不言爱,今日,我告诉你,你爱我。

而多年后有个孩子睁大了眼睛问身边的老人:什么是举世无双?老人长长地叹出一口气,喃喃感喟一句:就是……你再也见不到了。

很久以前看的《遇蛇》。

其实《遇蛇》里有很多很多的情话,最初看时印象最深的是沈先生的“我与你殊途同归可好”,以及伊老妖的“你是我的故乡”。

而这句是如今方才忽然想起,便觉得全身上下一阵激灵,像有一股电流从背脊蹿过。

想伊老妖那么寡淡的一个人,每每情话皆是沈先生讲与他听,他难得说起一句,真是撩得人心里狠狠地痒(*/ω\*)

“爱是想触碰又收回手”


很久以前读过的,《破碎故事之心》,今天看了 @Truman_ 他的Lofter,忽然间想写下来,于是就写了。


你最近过得还好吗?我觉得我们已经是老朋友了。